入会申请
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政策法规 » 跨境电商新政追踪:投资持续撤离,政策悄然回暖

跨境电商新政追踪:投资持续撤离,政策悄然回暖

浏览数量:9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6-10-24      来源:本站

从熔断到涅槃,跨境电商正在摸索前行。今年五月底海关总署给了新政暂缓实施一年的期限,在此后接近半年的时间里跨境电商们出奇低调,一致保持沉默。

而资本市场也正在撤离这个灾难现场,与去年相比,今年跨境电商融资案例大幅减少,不完全数据显示和跨境电商相关的天使轮投资下降一半。

不过在一切稳定后,曾经市场的宠儿正在试图回到主赛道上。在10月12日的2016中国跨境电商领袖峰会上,工信部中小企业局局长马向晖表示,上半年跨境电子商务的规模为2.6亿元,同比增长30%,这和此前商务部预测的2016年中国跨境电商进出口贸易额将达6.5万亿元相去不远,更何况下半年本就是跨境电商的发力点。

更直观的感受或许来自于媒体的报道,2016年媒体上关于中国游客赴海外爆买的消息大大减少,这固然有经济下行的原因,但跨境电商在中间起到的作用也不容小觑。

政策摇摆

回顾2015年,跨境电商从业者感受到的都是春天:1月,外管局出台7号文《支付机构跨境外汇支付业务试点指导意见》,取代之前的5号文,将外汇支付的试点区域覆盖全国并开放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试点申请;5月,《关于调整跨境贸易电子商务监管海关作业时间和通关时限要求有关事宜的通知》让进口商品通关效率进一步提升;同月质检总局出台《关于进一步发挥检验检疫职能作用促进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的意见》将部分产品列入负面清单;6月,国务院颁布《关于促进跨境电子商务健康快速发展的指导意见》,文件明确指出要“通过跨境电子商务,合理增加消费品进口”……

在2015年底,以 网易 考拉、小红书为代表的几家跨境电商平台纷纷赴海外大幅采购商品,被人戏称跨境电商“爆买”季。

但当时在几家跨境电商平台的交流会以及在海外对众多海外品牌商的采访中,政策的摇摆不定就一直是媒体关注的重点,一位跨境电商高管直接对腾讯科技表示:“在跨境电商所谓的红利期刚刚来到时,几家跨境电商的人曾在一个小型上聊过,不怕政策利好,也不怕政策利坏,最怕的就是政策摇摆。”

跨境电商新税实行前夜,该高管给腾讯科技打来电话,几次欲言又止后,对腾讯科技进一步表示:“未来或许不敢再在和政策相关的领域创业了。”

而2016年伊始,跨境电商就开始感受到“倒春寒”:

3月中旬,有消息传出,跨境电商有可能在4月8日进行税改;3月24日,相关三部委发布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新税制,4月8日起开始实行;4月7日晚(即跨境电商新税制实行前夜) 财政部等11部门才正式公布《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

这份白名单让跨境电商平台们陷入混乱:首次进口的保健食品,必须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申请注册,其中补充维生素、矿物质等营养物质的保健食品,必须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备案;如医疗器械,税则号列对应的“中文货品名称”同医疗器械产品不能一一对应,其中属于医疗器械的,应按照医疗器械法规申报注册或备案,依法获准注册或备案的医疗器械产品,方可按照法律法规有关规定进口。

今年五一后,郑州保税区内一片萧瑟,此时距离多部委联合发布跨境电商新政刚刚过去不到一个月。在仓库现场,聚美优品的仓库空了六分之一,原来满负荷的四条流水线只剩下一条,而 唯品会 、小红书等其他几家跨境电商的仓库也显得冷冷清清。

更让跨境电商平台担忧的是,整个产业正在受到不可修补的伤害。一位来自日本的渠道商在税改前对腾讯科技表示,一家国内知名电商平台已经开始减少在渠道的进货,并且减少了一些采购人员的数量。事实上,有多家跨境电商平台在税改前大幅减少了采购数量,被日本渠道商投诉。

即便到了半年后,跨境电商平台又重新开始按部就班进行采购,但被吓到了的该日本渠道商依然对腾讯科技表示,很难再对中国的跨境电商产生信任。

资本冷漠

2015年被称为跨境电商爆发的元年,在这背后是资本的疯狂涌入。
 

1月,跨境C2C洋码头获得1亿美元融资;2月,海淘比价软件比呀比获得天使轮1000万美元融资;3月辣妈帮得到了1亿美元C轮融资;移动跨境电商波罗蜜全球购在3月和4月共计获得1300万美元融资;麦乐购在5月份获得5000万美元B轮融资。下半年,淘世界、蜜芽、波罗蜜等又先后融资。

而到了2016年,获得融资的跨境电商平台无论在数量还是规模上都大幅度减少,有数据显示,平均每笔融资数量缩水接近五成。根据IT桔子的数据梳理显示,与2015年同期相比,2016年跨境电商领域的融资案例天使轮、A轮和B轮的数量都大幅下滑。

形成这一局面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外界盛传资本遭遇寒冬,另一方面则是经历多轮融资仍旧倒闭的蜜淘以及明星衣柜的欠薪事件都让投资人心有余悸。

资本的不再看好,让跨境电商在促销方面丧失底气,无论是传统的618大促还是各种周年庆上,跨境电商的促销力度都不高。这也让他们的活动预期不如人意,一位郑州保税仓相关管理人员对腾讯科技表示,几次跨境电商平台的促销活动甚至不足去年同期的六成。

化妆品释放信号

不过对于跨境电商来说,似乎政策正在重新释放善意的信号,尽管资本方还没有回来。

9月30日,财政部联合税务总局下通知,自2016年10月1日起,将取消对普通化妆品征收消费税,同时将高档化妆品与进口化妆品税目的消费税税率由30%下调为15%。

按照《消费税》中关于化妆品的定义,化妆品是日常生活中用于修饰美化人体表面的用品。化妆品品种较多,所用原料各异,按其类别划分,可分为美容和芳香两类。美容类有香粉、口红、指甲油、胭脂、眉笔、蓝眼油、眼睫毛及成套化妆品等;芳香类有香水、香水精等。

按照通知内容,将原本征收对象由“化妆品”税目更名为“高档化妆品”,对其征收的消费税率由原先30%下调至15%。

“高档化妆品”特指生产(进口)环节销售(完税)价格(不含增值税)在10元/毫升(克)或者15元/片(张)及以上的美容、修饰类化妆品和护肤类化妆品。低于这一限定的“化妆品”将免于征收15%的消费税。

此前在4月8日税改后,相关部门将税改中对通关单的要求延期至2017年5月11日起施行,但是跨境进口电商平台上出售的商品仍需缴纳跨境电商综合税。跨境电商综合税对在限制以内的商品税税率暂设为0%;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取消免征税额,暂按法定应纳税额的70%征收。

不过一位跨境电商高管对腾讯科技表示,目前化妆品相关消费税调整幅度仍然过低:

首先原本的税制,对护肤品是不收税的,这意味着这些护肤品将不得不面临成本和价格的上升;其次10元/毫升(克)的标准明显过低,一支唇膏的克数一般在2克左右,也就是超过20元的都要收税,眉笔的重量更低。

不过这位高管也对腾讯科技表示,此次在化妆品方面的调整毕竟释放了善意的信号,而且和4月8日新政出台不同,此次调整征询了很多跨境电商平台的意见,未来还会再进行一些细微调整。

目标:杀死“爆买”?

此前跨境电商被外界认为是让中国游客减少赴海外爆买的利器,让更多的消费和就业机会留在国内更是利国利民的大事。
 

那么一个自然的问题,在遭受政策摇摆后,跨境电商还能承担这个责任吗?至少从今年中国游客赴日的一些数据中看出,跨境电商起到了正向作用。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中国国庆节七天长假期间,日本百货店在面向访日游客的商战中并不顺利,其中阪急百货店梅田总店(大阪市北区)珠宝首饰、手表等高价商品销售情况低迷,国庆节期间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减少了约两成。免税商品销售件数则因化妆品和点心受到青睐而增加了约4%。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10月8日报道,日本今年的国庆商战是在在访日外国游客消费放缓的背景下开始的,百货商场形势严峻。大丸松坂屋百货商场社长好本达也表示,“截至2日,顾客少于上一年”。

该百货商场在飞机上向乘坐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抵达日本关西等地的中国游客发放500日元和1000日元的优惠券,以吸引顾客进店。在高岛屋京都店,珠宝饰品等销售增长乏力。该店表示“增加免税商品销售数量,希望确保与上年持平的销售额”。

不过在爆买减少的背景下,中国赴日的游客数量却并未介绍。2015年中国出境游总人次达1.2亿,其中访日游客499万人次。而中国国家旅游局驻日代表处首席代表罗玉泉日前公开表示,今年赴日中国游客仍然保持较高增长速度,截至8月份赴日中国游客已达450万人次,预计今年全年将接近700万人次。

在购物支出方面,2015年中国赴日游客人均旅行支出近28.4万日元(1美元约合101日元),其中购物支出超过16万日元,而访日外国人平均购物支出约7.4万日元。不过,截至今年上半年,中国游客人均购物支出已降至约12.4万日元。

延伸阅读:
 

跨境电商,新政策“卡”在哪儿?





经国务院批准,《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中的有关监管要求设置一年过渡期,海关总署、质检总局日前已通知实施。跨境电商新政自4月8日起实施,为什么要对有关监管设一年过渡期?跨境电商新政究竟“卡”在哪儿?记者采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

一纸通关单难倒跨境电商,海外“扫货”拿不到原产地证和合同

“毕竟跨境电商具有贸易属性,新政策对税收作调整我们能理解,但现在跨境电商从国外进货成了大问题,直接影响到行业发展。”一家跨境电商的贸易负责人说,4月8日新政实施后,跨境电商进口商品必须按照一般贸易要求提供通关单。就是这个“通关单”把他们难倒了。

所谓通关单,是指由检验检疫机构签发的入境货物通关单,对列入《检验检疫法检目录》的商品,采购者需提供包括原产地证书和检验检疫证书等材料,化妆品、保健品等商品还须在食药监总局注册备案。企业完成报检获得检验检疫部门出具的通关单后,才能向海关进行报关。

长期以来,一般贸易进口货物走的都是这套流程,也没出现过什么问题。可是,为什么到了跨境电商这儿就不灵了?

实际上,跨境电商的进口渠道,与一般贸易有很大不同。一般贸易通常都是从生产厂家直接进货,所以能够提供原产地证、合同、发票、装箱单,以及相关批文等。但跨境电商的供应链组织模式多为海外“扫货”,即采购团队或买手在海外商超、卖场等大量购买商品,这种模式下跨境电商只能拿到商品的销售发票,显然无法取得原产地证及合同等单证。目前,受采购规模和渠道的限制,大多数跨境电商企业难以达到与海外供应商直接合作的要求。

同时,《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中规定,网购保税商品“一线”进区时,需按货物验核通关单,并对化妆品、婴幼儿配方奶粉、保健食品等商品提出了首次进口许可批件、注册或备案要求。

不少跨境电商反映,其实海关对进口商品通关是很快的,主要是因为前面的这些手续办不下来,导致进口商品“卡”住了。一些注册、备案手续需数月才能完成,有的甚至需要一年以上。

过渡期内,试点城市的网购保税商品“一线”进区暂不验核通关单

自2012年以来,天津、上海、杭州、宁波、郑州、广州、深圳、重庆、福州、平潭等10个试点城市开展了网购保税进口和直购进口业务,其他部分城市也开展了直购进口业务。

“为使跨境电子商务企业逐步适应监管要求,这次对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的有关监管措施设置了一年的过渡期。”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在过渡期内,即2017年5月11日前,对上述10个试点城市经营的网购保税商品“一线”进区时暂不验核通关单,暂不执行化妆品、婴幼儿配方奶粉、医疗器械、特殊食品(包括保健食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等)的首次进口许可批件、注册或备案要求;对所有地区的直购模式也暂不执行上述商品的首次进口许可批件、注册或备案要求。

同时,《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范围内的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则继续按照跨境电商税收新政策规定征税。

“对跨境电商的监管措施设置一年过渡期,有利于支持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税收政策平稳过渡,促进我国跨境电子商务健康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表示,从国际上来看,一项大的改革或新政策,一般都需要提前公布方案,并设置一定的过渡期,让企业和市场适应政策规则的改变。

张斌认为,此次跨境电商新政出台,尽管有关部门前期做了不少调研和准备,但政策从公布到实施只有两周多时间,甚至在实施前一天才公布商品清单,确实是有些仓促了。企业没有时间充分准备,适应起来就有困难。好在这个政策“补丁”打得还算及时,一年过渡期可以让跨境电商喘口气,逐步向监管要求靠拢;也让监管部门有时间进行探索,使监管模式更加适应跨境电商特点。

政策制定要考虑合理性,也要考虑实际可操作性

一年只是过渡期,意味着跨境电商监管措施并未尘埃落定。社会普遍关注,一年之后跨境电商的贸易新模式要不要改变?有关部门监管措施会不会调整?

“跨境电商新政策在设计上,注重了政策的合理性,但可操作性上却明显不足,这是今后推出改革方案时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表示,新政策明确了零售进口商品的贸易属性,并通过对税收政策的调整,使新兴业态与传统业态、国外商品与国内商品的税负更加公平,但在具体操作环节,则显得不够周密、严谨。
 

比如,《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将配方乳粉列于其中,但又加上一条备注需要按照食品安全法进行注册。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仍在制定过程中,尚未具体实施。最后财政部关税司作出回应: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意见,从2018年1月1日起,在我国销售的婴幼儿配方乳粉,包括通过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的婴幼儿配方乳粉,必须依法获得产品配方注册证书。

还有,根据跨境电商商品的货物属性,检验检疫应依法签发通关单。而《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中,需要进行法检的商品仅占36%,按理说多数编码商品应该不受影响,可以顺利通关。实际上,需要法检的商品种类虽然不多,但大多是热销品,货值占到九成以上。这个实际情况与有关部门当初的预判显然也有出入。

“跨境电商是新生事物,政策制定不可能一下子尽善尽美。但有关部门设计方案时,应当把困难和问题考虑得更充分,并针对跨境电商的特点做好政策落地衔接,避免影响行业发展。”胡怡建说。


联系我们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友谊北大街332号
电话:0311-85209095
手机:186-3112-1856
传真:0311-85209095
邮箱:hbskjdzswxh@sina.com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更多资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19   河北省跨境电子商务协会    【技术支持:融创传媒】                  冀ICP备15027411号-2